北京欧亚肿瘤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肺癌 >

肺癌患者不同阶段的心理变化

来源:北京欧亚肿瘤医院

进入医生答疑区,癫痫病有问必答

  2016年3月,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发布关于加强肿瘤规范化诊疗管理工作的通知,在优化肿瘤诊疗模式中明确指出要关注患者的心理和社会需求, 结合医学模式转变, 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要关心、 爱护肿瘤患者,了解患者心理需求和变化,做好宣传、解释和沟通;鼓励有条件的医疗机构开展医务社会工作和志愿者服务,为有需求的患者获取社会资源提供帮助。

  恶性肿瘤患者要面临的心理社会挑战涉及情绪、心理、躯体和实际的问题。 这些问题和需求不是一成不变的, 会随着疾病的不同阶段, 不同类型的患者可能会出现特定的问题, 需要积极关注。

  美国医学研究所提供了一种简便易行的心理社会服务模型(如图)。该模型建议:识别每例患者的心理社会需求,制定和实施社会照料计划,既能链接到患者的心理社会服务,又能协调医疗和心理社会治疗,使患者能够管理疾病和健康;系统地随访患者,按照需要进行再评估和调整治疗计划。建立心理社会服务模型的基础是建立最优化的转诊体系,临床肿瘤医生以及心理社会肿瘤学医生都应建立自己的转诊体系,为患者提供心理支持和关怀。

  生活中的重大事件是对我们身心的极大挑战, 不仅是应对事件本身,更大的困扰来自我们对未知的恐惧, 以及对自己是否有足够能力应对的担心和焦虑。 对于不幸被“肿瘤君”射中肺部的人来说, 一定会感到无限的恐慌。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为什么会是我?!我该怎么办?!头脑里一连串的问号。 癌症同人的心理活动有密切联系。一方面,心理因素在肿瘤的发生、发展、治疗及预后中起重要作用,另一方面,由于肿瘤是一类威胁生命的严重疾病,故一旦发现患有癌症,患者的心理方面便会受到猛烈冲击,以致发生剧烈变化。

  今天,我们以肺癌为例, 了解在整个过程中, 患者会经历怎样的心路历程?

  肺癌患者不同阶段的心理变化

  癌症在大多数人的眼里依然是“不治之症”,面对突如其来的癌症,人们的反应就像面对地震、亲人去世、车祸等灾难一样,心理上要承受很多压力,解求医过程中不同阶段的心理变化, 有助于我们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确诊前的心理反应

  由于医学知识日益普及和人们警觉性的提高, 如果一个人在身上发现肿块,他便可能首先想到癌症。这种预感会引起患者焦虑和恐惧, 促使他求医。在医生检查和确诊期间,患者常常踌躇于两种观念之间:是癌?不是癌?这使得患者时而焦虑、恐惧,时而又怀有希望。患者期待只是虚惊一场,这种心态一直持续到患者获知或由种种迹象猜测到真相为止。

  ◎确诊为肺癌后的心理反应

  自患者听到确诊的消息后,其心理反应历程可大致分为4个阶段。

  (l)休克——恐惧期:突然听到诊断消息的即刻,患者感到心慌、眩晕, 有时呈木僵状态。患者逐渐意识到自己患有癌症时,此时主要情绪反应是恐惧。

  (2)否认——怀疑期: 当患者从剧烈的心理震中恢复平静后, 便开始怀疑医生诊断的正确性。 患者可能会四处求医, 希望能找到一位否定癌症诊断的医生。此刻哪怕是两位医生诊断措辞上的细微差别,也会给患者带来一线希望。从心理分析的角度看, 这是患者借助于否认机制应对由癌症诊断所带来的压力与痛苦。处于否认期的患者有不同程度的怀疑、震惊、坐立不安、失眠、烦躁、易激惹等表现。

  (3)愤怒——沮丧期:如果多一位医生诊断一致,患者确信自己有癌症,情绪便变得易于激动,易发火。此时患者“看什么都不顺眼,听什么都心烦”,愤怒的情绪有时会引起攻击反应。愤怒之余,患者又感到悲哀和沮丧(为什么让我患上癌症? ),严重时感到绝望,甚至产生轻生念头和自杀行动。受悲愤情绪的影响,患者的生活习惯、饮食和睡眠规律均可被打乱,以致食无味、睡不安。 这种状态, 大多数人会在一到两周内渐渐消失, 有的人需要更长的时间适应。

  (4)接受——适应期:患者最终不得不接受和适应患癌的事实,情绪开始逐渐平静下来,但大多数患者不能恢复到病前心境,而进入一种长期的忧郁和悲哀之中 。 这种心态可一直延续至治疗过程中 。

  ◎治疗期的心理反应

  治疗期间, 疗效是每位患者及家属考虑和担心的问题, 心情在焦虑和希望间起伏不定。当病情因治疗好转时,患者的焦虑、恐惧、抑郁心情可暂时缓解, 希望之光开始在心头升起;如果治疗未见效,则希望破灰,焦虑、悲哀再次袭上心头 。

  肺癌患者在检査和治疗过程中, 不同的阶段和检査的方式都会导致不同的心理反应。

  (1)对诊断的心理反应:有些患者在诊断初期会对自己的生活习惯、生活及工作环境认真思考, 寻找一些可能诱发癌症的因素, 对自己的行为产生自责, 如明知道吸烟有害健康, 应当戒烟。 多数患者在确诊后开始戒烟, 随后自责情结缓解;部分患者因对烟草的强烈依赖,仍继续吸烟,认为戒烟不会改变患病这个事实。但患者又有强烈的生存欲望, 对于是否戒烟内心存在着极大的矛盾, 通常对于医护人员的劝阻感到被动和无奈。在症状出现初期,有些患者对肺癌采取回避、否认的态度,常常把慢性咳嗽、咳痰等症状出现归子支气管炎等疾病 ,当确诊后,会因自己最初的态度延误治疗、使病情进展而感到懊恼和痛苦,自责的情绪随着对治疗方法的获知后,得以缓解。

  (2)对检査的心理反应:有些患者对肺癌的相关检査产生恐惧,如害怕出现支气管镜检査而考虑放弃治疗, 大多数患者需要医护人员进行耐心细致的解释、患者家属或亲友的支持,才能顺利地完成检査。通常等待病理活检结果需要一周左右的时间, 患者若有一定的文化程度, 此期间常常想通过各种渠道了解肿瘤的相关知识, 并且可能回忆自己生活中患相同疾病的人群的治疗经过和结果,内心感到痛苦不安,易激惹、愤怒、神经质、孤独无助、被动及绝望等情绪。经过家属及医生的相关解释,以及对医学发展的期望,多数患者在家庭及社会支持的帮助下精神、 心理方面很快得到自我调整和控制, 能够积极地配合治疗。

  (3)对手术治疗的心理反应:手术作为一种应激源,严重地影响患者的精神心理。肺癌切除术时间长,创伤大,会给患者的精神心理帯来严重的负担。术前的心理状态对术中和术后的恢复都存在一定的影响, 患者手术前产生焦虑、恐惧等情结, 只要不过分强烈, 应视为正常现象。 适度的情绪唤起和現实的期望有助于患者适应手术;反之,则会产生不利影响。

  情绪反应:最常见的情绪反应是焦虑与恐惧。对于即将实施手术的肺癌患者对疾病的预后表示担心,对手术能否成功、肿癌切除是否彻底顾虑重重;担心术中疼痛、 出血和发生意外等, 这些心理应激反应在临近手术的一段时间内表现尤为强烈。有些患者对个人和家庭的未来充满忧虑,产生内疚、悲哀、失望、无助和绝望等情绪反应。 有些患者则变得易激动, 产生愤怒、 愤恨和敌对情绪。上述诸种情绪使患者坐立不安、夜不能寐,所伴随的心理、生理反应对患者应手术是很不利的。

  期望:有些患者既对手术寄予希望,又过分担心,所以对手术的安全性有着强烈的心理需求, 且普遍存在着择优心理,渴望得到良医好药,挑选资历深、有经验的医生为其手术。期望从医护人员处了解有关手术与麻醉的信息,包括手术中的感觉与手术程序、可能发生的危险及应对措施,以及手术医生的情况等。期望能尽可能减少术中和术后的痛苦和不适。

  自我防御反应:面对即将到来的手术引起恐惧和焦虑,有些患者

  采用压抑和否认机制予以应付, 即不让“手术会有危险”这一念头在头脑中出现,不考虑手术,不寻求甚至尽力回避有关信息,患者表现得似乎很平静。另一些患者可能采用转移、退行、合理化、投射和理智化等防御机制。

  (4) 对化疗的心理反应: 多年以前, 对于化疗所引起的胃肠道反应及血液学毒副作用控制得较差,通常会引起严重的恶心、呕吐等副作用,因此许多人对化疗心存恐惧。 但是現在这类毒副作用基本可以通过相关的药物得以减轻。

  (5)对放疗的心理反应:有时放疗能很好地控制病情,但是放疗可能出现局部皮肤反应,出现色素沉着等。放疗时患者需要在许多繁杂的仪器中等待治疗,在一种沉寂的环境中,患者可能思考既往的人生经历,少数患者可能产生焦虑、恐惧情绪,他们害怕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一个密闭的空间内。

  ◎康复期的心理反应

  有些患者在治疗期间心态相对平和, 治疗结束或告一段落后, 当病情进展或治疗无效时,多数患者因为肿瘤増长,出现呼吸困难、憋气、喘息等症状, 从而对以前的治疗产生怀疑,心情沮丧,逐渐对治疗感到失望。有的患者从此一蹶不振,病情迅速恶化。

  及时进行治疗才是对生病的自己或亲人最好的负责:010-56388878

北京欧亚肿瘤医院是一所集中晚期恶性肿瘤的医疗、研究、预防和康复于一体的国家二级肿瘤专科医院。医院坐落于北京市丰台区新发地,毗邻北京地铁4号线西红门交通枢纽... [详细]

刘伯齐医生

参与抗癌斗争50余年,多次受邀参加国内外肿瘤相关学术及临床研究等方面的会议...[详情]

毛迪生医生

擅长对肝癌、肺癌、胃癌、食道癌、脑胶质瘤、乳腺癌、宫颈癌等治疗,效果显著...[详情]

薛钟麒医生

1973年始在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外科工作至今...[详情]

陈衍智医生

1989年毕业于北京中医学院,毕业后一直从事中西医结合肿瘤内科工作近20年...[详情]

潘静医生

毕业于北京医学院医疗系(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曾在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ICU、急诊和VIP病房任职...[详情]

于洪涛医生

毕业于第四军医大学,北京欧亚肿瘤医院肿瘤外科主任。早年在多个军区医院从事肿瘤治疗二十余年...[详情]